當前位置:

                  【黨史上的澧縣100講】紅二、六軍團兩占澧縣(第68期)

                  來源:《澧縣革命老區發展史》 編輯:胡玲 2021-07-07 11:24:47
                  時刻新聞
                  —分享—

                  圖片

                  1935年8月下旬,紅二、六軍團主力經桑植洪家關抵石門,后兵分三路東進。南路由蕭克率紅六軍團十七師一部,沿澧水南岸東下,直逼臨澧縣城;中路為紅十七師另一部,沿澧水北岸東下,進新安、合口一帶;北路由賀龍率紅二軍團四、六兩師,從仙陽經瓜子峪沿涔水東進,抵王家廠、大堰垱,軍團部設大堰垱曹家大屋。賀龍部后兵分兩路,一路由盧冬生率紅四師十團、十二團攻打津市鎮,一路由郭鵬率紅六師十六團、十八團奪取澧州城。紅軍晝伏夜行,五個通宵行軍720里,指戰員個個情緒高昂,毫無倦意。

                  其間,駐守津市鎮的敵軍為湖南省保安司令部第八團的第一、三兩個營及澧縣鏟共義勇隊第二支隊,共600余人。8月23日晚,紅四師師長盧冬生以十二團為主攻、十團為預備隊,向津市鎮發起攻擊。十二團團長鐘子廷命第一、二營重機槍全部集中,壓制羊湖口碉堡的敵軍火力,掩護第一營攻打津市鎮西面,命第二營從東北方向進攻,命第三營沿河插進津市碼頭,截敵退路。紅軍三面圍攻,守敵節節敗退。24日黎明,紅軍攻占津市鎮。

                  澧縣反動頭目、國民黨縣黨部常務委員、縣鏟共義勇總隊總隊長李光炳,縣長何培基,財政局局長文振烈,保安第九團團長李華甫,得知紅軍東下,均以外出求援為名,逃往長沙、常德、安鄉等地。澧州城守敵為保安第九團團副、縣鏟共義勇總隊副總隊長王樹棠和澧州城中心區區長陳仲南及其部屬。王樹棠部把守東門和大、小南門,陳仲南部扼守北門和大、小西門。

                  敵人在城門洞口堆滿沙柜、沙包,城墻每個垛口由一個士兵把守,垛口處修筑碉堡,每座碉堡配一連兵力、10挺輕重機槍和20多支沖鋒槍。敵人把草紙淋上煤油,用鐵絲吊在城墻垛口上,點燃以代照明。東門城樓被付之一炬,熊熊火焰映得澧城上空儼如白晝。26日更深,陳仲南見紅軍沒有攻城動靜,遂與情婦茍合去了。

                  紅十六團和十八團團長常德善、高利國,于8月26日率部抵近澧州城四郊。各團從每連挑選20名戰士,編成2個突擊連,每連4個排,每排4個班,每班10個人。每班配一挺機槍,帶一張木梯,每人一支手槍,兩顆手榴彈,一把馬刀,一根在頂端捆著濕稻草的長竹竿。

                  半夜雞叫時,紅軍開始攻城。攻城戰士運動到敵樓拐、八方樓城墻下,舉起竹竿撲滅城墻垛口的火把,搭上木梯爬上城墻,迅速向碉堡投擲手榴彈。手榴彈一爆炸,馬上沖到敵碉堡前,幾梭子彈就把敵人的機槍打啞了,隨即展開肉搏戰。在響亮的沖鋒號聲中,紅軍先頭部隊已越東門而進,后續主力亦破西門而入。

                  王樹棠一面派親信去西城督戰,一面帶特務排20余人赴東門抵抗,見東門守兵已潰,遂退至新街口,折向芬司街,企圖逃出小南門。紅軍大隊人馬東西夾擊,守敵潰不成軍,有的喪命,有的被俘。王樹棠帶8人向小南門逃命。小南門門洞狹窄,奪路者有如潮涌,只1人尾隨王的身后。當王出得城門、越過城壕、踏上南門洲時,城上紅軍喊口令,王答不上,紅軍立即開槍,王樹棠和他的隨從被擊斃。

                  陳仲南在夢中被槍聲驚醒,勤務兵報告“紅軍打進城來了”,他已嚇得魂不附體,踉蹌出門。行至正街時,懾于紅軍的槍林彈雨,便鉆進一家裁縫鋪,躲進店主的床底下。天亮紅軍打掃戰場時,在群眾的協助下抓到陳仲南,將他押在一家布店內。27日拂曉,紅軍攻克澧州城。

                  來源:《澧縣革命老區發展史》

                  編輯:胡玲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澧縣新聞網首頁